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把干事创业的印记留在人民群众心里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杨霜调

近日,四川西部资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资源”)披露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恒康”)与中系国际租赁融资租赁(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系国际”)签订《重组框架协议》,拟引进中系国际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对四川恒康进行重组。

西部资源前身为东方电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于1998年2月在上交所挂牌交易,目前公司主要从事融资租赁及矿产资源业务,主营收入来源于融资租赁业务。2019年上半年西部资源实现营收7284.04万元,同期归母净利润为-2786.97万元。

四川恒康是西部资源的控股股东,1963年出生的甘肃传奇富商阙文彬持有四川恒康99.95%股权,从而成为西部资源实际控制人。除西部资源外,阙文彬还曾控制另一家上市企业——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康医疗”)。据《胡润百富榜2017》,阙文彬曾以140亿元身家成为2017年甘肃首富。

然而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阙文彬噩运连连,不仅所持两家上市公司股份被冻结,还遭证监会罚没合计5300余万元,之后深陷债务泥潭。如今两年过去,阙文彬的厄运似乎仍未好转,中系国际成为了又一个“白衣骑士”。

资料显示,中系国际成立于2017年5月,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为台港澳法人独资企业,注册地址位于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中融财富(香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中系国际100%股权,为中系国际的控股股东。

根据公告,中系国际在完成对四川恒康的重组后,将对后者的资产进行优化重整,改善四川恒康现金流状况。此外,“鉴于西部资源出现流动性困难,为维持正常运营,由中系国际提供500万元人民币借款给西部资源”。截至目前,尚无法知晓西部资源控股股东的总负债规模,不过从公司仍逾期金融机构1.92亿元本金来看,500万借款更像是“杯水车薪”。

关于阙文彬及四川恒康的真实负债规模,西部资源董秘办相关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这属于控股股东的财务数据,上市公司目前还不清楚”;时间财经又问及上述500万借款的性质及何时到账等问题,该人士表示,“以公告为准”。

债务逾期

2019年4月,阙文彬与恒康医疗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宋丽华,及另一名自然人高洪滨签署《投票权委托协议》,将其持有的恒康医疗约5.22亿股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宋丽华行使,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8%。

此外,阙文彬将其持有的恒康医疗约2.72亿股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高洪滨行使,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4.57%。此后,宋丽华将成为恒康医疗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即公司实际控制人。

在完成上述投票权委托后,阙文彬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仅剩西部资源。2019年上半年,西部资源剥离了新能源汽车板块业务,但由于公司主营业务单一、规模有限,加之控股股东四川恒康持有的公司股份先后被轮候冻结,且面临被司法拍卖,公司融资能力受限,流动资金持续紧张,经营压力持续加大。

首先是债务问题。2016年9月,西部资源向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资产四川分公司”)借款4亿元,由西部资源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及实际控制人阙文彬提供连带保证担保。

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述借款事项尚余1.92亿元借款本金,已于2018年9月逾期。2018年5月,长城资产四川分公司将该债权转让给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后者委托长城资产四川分公司对该债权进行管理。这意味着,截至2019年6月30日,西部资源仍剩余 1.92 亿元本金出现逾期,未归还给债权人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上述债务逾期,或许会影响到此次西部资源与中系国际的合作事项。西部资源在公告中亦表示,“因债务纠纷,控股股东四川恒康持有的本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冻结(轮侯冻结),本次重组尚需取得相关债权人同意,最终能否取得及取得的时间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截至2018年底,西部资源母公司流动负债大于流动资产1.87亿元,2018年度母公司经营活动现金和现金总额分别净流出2117.68万元和2689.45万元;另外西部资源近6亿的业绩补偿也将于2020年6月30日到期。上述种种情况表明,西部资源未来经营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白衣骑士”

西部资源的应对办法是,采取向控股股东借款、陆续处置部分资产、寻求重组等多种方式,以此获得现金资产,用于偿还有息债务及补充流动资金。

截至2019年6月30日,四川恒康持有西部资源40.42%股份,因债务纠纷,陆续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等部门冻结(轮侯冻结),累计2.6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42%。

与此同时,根据“阿里拍卖·司法”发布的股权拍卖公告,拟于2019年5月公开拍卖四川恒康持有的公司1.37亿股股权,起拍价为4.60亿元,后因“被执行人当地公安立案,涉及拍品所以撤回”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撤回。四川恒康持有的西部资源6.80%股份,曾于2019年7月后多次在京东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从1.09亿元至1.44亿元不等,皆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在股权司法拍卖时,需要区分三种情况:股票若无质押或其他担保,则按轮候冻结的顺序依次受偿。有担保措施的,按担保措施的时间顺序依次受偿。如果是同一份生效法律文书的债权人申请执行,则按比例分配。此外,首封的法院非常重要,拍卖程序由首封法院进行,首封法院在拍卖时是不需要其他债权人同意的,拍卖产生的钱款才按照以上原则进行分配。

2018年7月,四川恒康与湖南隆沃文化科技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沃文化”)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四川恒康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所持有的西部资源24.55%股份,以4.00元/股,合计6.5亿元转让给隆沃文化,并在过户之前将表决权委托给隆沃文化。

本次权益变动若顺利完成,隆沃文化在西部资源拥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量将达到24.55%,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其实际控制人王靖安亦变更为西部资源实际控制人;四川恒康持股比例将降至15.87%,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然而,由于四川恒康持有的股份被多次冻结(轮候冻结),在方案实施过程中,隆沃文化最终未能就债务转移、股份司法划转等具体事宜与债权人、法院等相关各方达成一致意见。经协商,交易双方于2019年3月签署《解除股份转让协议》,本次股份转让事宜终止。

眼下,中系国际继隆沃文化之后的又一个“白衣骑士”。根据公告,本次重组拟采取的方式包括:股权转让、增资扩股、债务重组等。最终的重组方式,将在中系国际完成对西部资源的尽职调查、审计和评估工作后,根据结果确定,并由双方另行签署正式的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本次重组方系非内资企业,西部资源将视最终的重组方案,确定是否需取得商务部、中国证监会等部门的审批同意后方可实施。甘肃昔日首富能借此时来运转吗?(北京时间财经 胡飞)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shpxnz.com